进入会员后台

登录成功!

吸烟有害健康

谢绝18岁以下未成年人访问

微信登录

QQ登录

福建烟草网会员授权登录

吸烟有害健康

谢绝18岁以下未成年人访问

扫描看
手机网

吸烟有害健康

闽烟概况

信息公开

子频道

福州  |   厦门  |   宁德  |  莆田  |  泉州  |  漳州  |  龙岩  |  三明  |  南平  |  海晟投资  |  进出口公司  |  金叶复烤  |  武夷烟叶

首页  > 文化园地 > 金叶文苑 > 正文

南山四角

来源:东方烟草报

作者:李风平

更新:2018-09-21

我家的南山,像九仙山麓的一颗小泥丸,隔着一条胡同,在记忆的门前停止了滚动。打开这扇门以后,记忆便围着山转了个圈,像山藤一样,长满了南山每一个角落。

记忆西角:菜园子和果园子

南山的西岭下面就是我家的菜园子,父亲在菜园子的基础上,把整个西岭的一半开垦成果园子。两个园子像极了恋人,约在春天一起播种希望,秋天一起收获果实。瓜田李下之间,隔着一条相思而成的小路,夜深的时候,桃树的梢像发丝一样被如梳的月光拢起,树影斑驳,虫鸣草语。仔细听一下,砰的一声,一个桃子越过小路从枝头滚进菜园里。有谁会猜到,多年之后菜园里的一树桃花,源自于那晚的一场约会。

南山山脚下常常拖着父亲斜长的影子。一亩园十亩田,父亲年轻的时候钟爱菜园,那可是我一家生计的来源,吃剩下卖掉、卖剩下吃掉,靠着菜园子,我们的生活算得上富足。菜园分了三层,每层七八分地,在全靠手工劳作的年代,规模算是不小的了。我从小有一份重要的任务,就是在瓜棚里看园,因为菜园里还滚满了西瓜、甜瓜等容易惹小孩馋虫的东西。有一次,父亲发现一个未成熟的西瓜不见了,问我有没有发现偷瓜贼,我谎称没看见,其实不是没看见,而是不能说,因为偷瓜贼是我自己。

果园慢慢爬上山坡是近十年的事情了,七八种、二十几棵不同的果树像突如其来的女孩子,把整个山坡弄得花枝招展,引来无数的蜂蝶鸟虫在其间流连,穿过那条小路时,经常怕打搅了它们之间的窃窃私语。安静的时候,在一棵杏树的下面,父亲砌了一个一米见方的水池。雨水多的时候,汇集剩水防止过涝;雨水少的时候,用一根水管将水引入地势较低的菜园,可解决菜园的旱情。一池活水既可以洗果洗菜,也可以濯足净脸。

如今果园已渐成气候,父亲已经开始教我如何管理这些果树,他希望我将来可以把这片果树再交给我的儿子。他说这片果树无论对于小孩和老人,都是释放天性最好的去处。

记忆北角:栗子熟和栗花熏

整个村子都在南山的北岭下面,我家就在第二趟胡同里,从山脚到家门前,直线距离不超过十米。两棵硕大的栗子树站在北岭脚边,从我家门槛上抬眼望去,栗树的树枝仿佛可以伸进院子。

两棵栗树很是粗壮,两个人勉强能抱过来的树干上,一道道皱纹记载着算不清的年龄。由于树干庞大有力,我可以很轻松地爬到树的中央。小时候,我喜欢玩“当将军”的游戏,像骑马一样骑在树枝上,对着旁边的枝枝叶叶吆五喝六,哪个小卒不听指挥就把它揪下来。母亲每次拉我下来,我就像猴儿一样,趁着母亲一转身的空,再爬上大树满足我的将军梦。直到有一天,一个穿着板正的人在树上钉了一个 “尊重古树、禁止攀爬”的牌子,我才停止了趴在树上做梦的行为。

大栗树说不上是谁家的,小时候的秋天,总有不同的人拿着两丈开外的竹竿敲下树梢上成熟的栗蓬。敲打间隙,我们这群小孩就去拾栗蓬,用厚鞋底搓破,小心翼翼地剥开,掏出一个个栗子,再撕掉一硬一软的两层皮,填在嘴里,香甜嘎嘣脆。直到两个小口袋都装满了,我们才满意地离开。

大栗树是我的好朋友,有什么需要倾诉的心事,我就跟它讲讲。父母管我管严了,或者太多的唠叨让我烦了,我就跑到树下,对着树干缝隙上的一个个蚂蚁聊天。在树下发呆的时候,曾经一个裂开的栗子掉在我的头上,我就摸着头在心里央求父母,不要再管我了,我下一次会考好的,我和牛顿没什么差别,只不过,掉在他头上的是苹果,掉在我头上的是栗子而已。

暮夏初秋之际,栗花盛开之时。好多人不喜欢闻栗花的味道,而我对此却情有独钟。我记得最清楚的,是每一个有着皎白月光的乘凉之夜,大人们拿着板凳坐在大栗树下,旁边点着扎好的栗花熏香驱蚊,神鬼的故事从他们嘴里娓娓道来。孩子们躺在父母的膝盖上听得津津有味,到了最后,我露着肚皮半躺在母亲怀里睡了过去,只有栗花的香气还在。

记忆东角:放羊娃和嬉水娃

南山的东坡腰际之间,飘着一条白色的丝带,便是上山的主路。这条路上,放牧之歌永远伴随着我。为了补贴家用,我家买了一只老母羊,每年都会生下三四只小羊崽,几年后便是一群,父母就把放羊的任务交给了我,我总把它们赶到东坡,因为那里的青草最好。

那只安详的老母羊像一个老者,总是缓缓地走过、静静地吃草。小羊羔们的任务就是陪我玩耍,我常把它们举在我的胸前,朝着它们吹胡子瞪眼,它们无辜的眼神看起来特别可笑,四个小蹄子轻轻蹬在我的脸上,一放下来,它们就飞快地跑向妈妈。午后,我会在山坡岩石上睡觉,常常被小羊羔以各种方式弄醒,不是毛茸茸地趴在我身上,就是肆意在我身上跳那么几下。

记忆在时光里有时会慢慢凝固,有时候又洪水般泛滥,就像东坡下面的那条河,冬季干涸得像枯槁憔悴的老人,夏季又变成生机盎然的少年。河水发源于南山的山泉,雨水充足之时,在东坡下面会聚成一个几百平方米的水塘,深度不足一米。这里就是我们的乐园,“洗澡”这个词在我们的记忆里,可不是如今的概念,而是欢畅狗刨、潜水扎猛子的意思。在大人们三令五申、严格控制下,我们还是偷偷地来,每个午后不来扑通几下就心里慌得很。不知道为什么,男孩子特别喜欢嬉水,既痛快又刺激,也有些胆小不敢下水的,我们会集体鄙视他。

酣畅尽兴之后,我们就爬到南山上往水里扔石头,看谁扔得远、打旋打得多。还有几个搞坏的,专门往行人身边扔,溅起的水花弄湿衣服之外还吓人一跳。大人抄起铁锨怒气冲冲地奔了过来,却发现肇事者早已没了踪影。有一次我抡圆了胳膊往水里扔石头,却不偏不倚地打在伙伴的后脑勺,头破血流之后,母亲把我绑在窗户棂子上,买了一斤油条给人家赔礼道歉。我实在是馋那一斤油条,曾诚挚地跟伙伴说,让他下次把我的头也打破。

记忆南角:山洞子和草甸子

如今的孩子对“生产队”这个概念可能一无所知,假如到南山的南坡看一看,就会有一个直观的印象。那里有几个生产队时期留下的山洞,深度十米以内,两边都有侧洞,听父亲说是以前生产队为存储地瓜而集体挖掘的。

我家属于六队,六队的山洞就在我家菜园子旁边。

生产队解散以后,这个山洞慢慢成了我家存储蔬菜的地方。洞子里面温度恒定,有利于蔬菜保存。市场价格多变,菜园子里最有保存价值的蔬菜就是大姜,姜的存储很有学问,需要消毒沙护。

这些山洞,对小孩子来讲,存在的最大价值就是提供了做游戏的场所。游戏资源匮乏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有个山洞作为匿身之所,做游戏就成了演电影,有些情节被我们演绎得滚瓜烂熟。比如英雄指战员在山洞里指挥作战,决胜千里之外;被敌人打散了的革命战士暂时在山洞里躲避敌人的袭击,等候大部队到来;老乡把共产党员被藏在在山洞里,而自己接受敌人的盘查拷问……为了演一个好人,我们经常争得面红耳赤,不欢而散也时有发生。

南山南面与群山相连,群山被乔木覆盖,乔木之北形成一片草甸,这是南山最平缓的地方,也是南山最高的地方,最有诗意的地方。放羊的时候,我把羊群撒在东坡,跑到这里躺在草甸上仰望晴云流岚,俯视南山脚下的每一趟胡同,倾听每一声鸡鸣犬吠。曾经无数个星夜,我躺在这片草甸上,化作一粒尘埃,和虫儿邂逅,与露珠相约。

从小学不会忧郁的我,如今成了南山的归客,每次归来,我都在试图用目光和脚步丈量我的南山有多大、有多小,用心计算它的起伏坎坷,可终究找不到答案。或许,不应该用摇摆的目光,也不必试图相信颠簸的脚步 。我应该回到曾经的夜里,再次踱到窗边,隔着灯火,隔着红尘,眺望你,此时你是去处。你满目慈悲也罢,空灵奇幻也好,我只有裁一尺月光,缝补一头栗花作枕邀你入梦,只有在梦里,你才是我的归处。

编辑:范天使

  

扫描关注“福建烟草网”微信公众号

 


子频道

福州  |   厦门  |   宁德  |  莆田  |  泉州  |  漳州  |  龙岩  |  三明  |  南平  |  海晟投资  |  进出口公司  |  金叶复烤  |  武夷烟叶

闽烟概况  |   网站地图  |   会员登录  |   联系我们

本站面向烟草业和成年烟民开放,含有烟草内容,如果您是18岁以下人士,敬请回避
主管:福建省烟草专卖局(公司)办公室  承办:福建省海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地址:福建省福州市北环中路133号 邮编:350003
专卖举报:12313 服务投诉:800-659-6666 网站纠错:0591-87069450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闽B2-20090018 闽ICP备06036078号-2 网站标识码:bm64130001
Copyright©2017-2021 福建烟草网 版权所有